太素/三氣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十九氣論 >> 三氣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①「三氣」為本篇篇名,蕭本原無,今據仁和寺本補入。仁和寺本此篇前下方有「首四行缺」四小字注文;「三氣」之前有「風水論」三字,獨佔一行,上空二格,其字與題目、經文同大,不知其義,待考。

平按:此篇自「堅」字以上已佚,篇目亦不可考。袁刻從《靈樞.刺節真邪篇》自「黃帝曰:有一脈生數十病者」節錄補入。查自「黃帝曰:有一脈生數十病者」至「岐伯曰:此邪氣之所生也」一段,已見本書卷二十二《五邪刺篇》,未免重出。茲特從《靈樞.刺節真邪篇》「黃帝曰:余聞氣者有真氣」以下至「手按之」,補於「堅」字之上。其自「堅有所結」至末,見《靈樞》卷十一第七十五《刺節真邪篇》,又見《甲乙經》卷十一第九下篇。

編者按:此篇自「黃帝曰:余聞有真氣」至注文「邪深容之,行□□□□□□白」仁和寺本尚存,今據以補入,並以今本《靈樞》、《甲乙經》校勘。此段文字蕭氏未見,故蕭本僅以《靈樞》補足經文,並用《甲乙經》對《靈樞》加以校勘。為避免混亂,此數處「平按」均刪之。又按:注文「邪深容之,行□□□□□□白」之後,仁和寺本亦缺,空白處有「十二行缺」四小字注文,該處文字仍依蕭本照錄。

黃帝曰:余聞有真氣,有正氣,有邪氣,何謂真氣?

帝舉□……□氣□間□……□。

編者按:「黃帝曰:余聞」《甲乙經》作「曰:人」。「余聞」後,《靈樞》有「氣者」二字。「氣,何」二字,仁和寺本缺,今據《靈樞.刺節真邪》補。楊注殘缺甚多,「帝舉」之後,及「氣□間」之後,所缺字數不詳。

岐伯曰:真氣者,所受於天,與谷氣並而充身者也。

□□□□□□□□□□□為身之不與□谷氣合充身□□也。

編者按:「岐伯曰:真氣者,所受於天」,仁和寺本殘缺,今據《靈樞》補。「谷氣」《甲乙經》作「水谷」。「充身者也」,《靈樞》無者字。

正氣者,正風也,從一方來,非實風又非虛風也。

四時風:春東風,夏南風,秋西風,冬北風,故曰各從一方來也。風從太一所居鄉來,向中宮,名為實風;從沖後來,向中宮,名虛風。今四時風,非虛非實也。

編者按:「正風也」,《甲乙經》無「也」字。「非實風又」四字,《甲乙經》無,注曰:「《太素》云:非災風也。」考仁和寺本,仍作「非實風又」,或皇甫氏另有所本也。注「名為實風」,「名」字仁和寺本殘缺不完,只餘下部「口」字,據下文「名虛風」,謹擬作「名」。「今四時」之後原缺一字,謹擬作「之」字。

邪氣者,虛風之賊傷人也,其中人也深,不能自去。正風者,其中人也淺,合而自去,其氣來柔弱,不能勝真氣,故自去。虛邪之中人也,洒淅動形,起毫毛而發腠理,其入深,內搏於骨,則為骨痹。搏於筋,則為筋攣。

□……□筋有寒收,筋攣,一也;亦名筋痹,二也。

編者按:此段經文仁和寺本殘缺甚多,只余「邪……之賊□者也其中人也……」九字,「也」字後殘存「深」字右半,旁註「十行欠」三字。今據《靈樞》補足經文。楊氏注文僅存十四字,考其文義,似注釋「搏於筋,則為筋攣」二句經文者,故其上所佚文字甚多,待考。又按:考仁和寺本上下數段文字,此節諸「搏」字,均當作「薄」。

薄於脈中,則為血閉不通,則為癰。

薄,脈有寒,令□□中□□通□塞而不行□□□□□□□也。

編者按:「薄」,《靈樞》、《甲乙經》均作「搏」。「血閉」後《甲乙經》有「而」字。

薄於肉,與衛氣相薄,陽勝者則為熱,

□□□也,邪□□□,□時陽勝,則為肉熱也。

編者按:「薄於肉」,「薄」字,仁和寺本殘,惟存上部「艹」,據下文「衛氣相薄」,應是「薄」字。《靈樞》、《甲乙經》此字均作「搏」。「肉」後,《甲乙經》有「中」字;「者」字《甲乙經》無。「熱」字原鈔殘,據《靈樞》、《甲乙經》補。

陰勝則為寒,

邪與衛合,其時陰勝,則肉寒也。

編者按:「勝」字後,《靈樞》有「者」字。

寒則真氣去,去則寒薄於皮膚之間,其氣外發,腠理開,豪毛淫氣往來行,則為癢。

寒氣既□□神氣□去,故寒獨留皮膚之間,以□□病本也。其氣發□筋豪行皮中,因此為癢,五也。

編者按:「真氣」《甲乙經》作「其氣」。「去則」後,《靈樞》、《甲乙經》均有「虛,虛則」。「薄」《靈樞》、《甲乙經》均作「搏」。注「豪」字後疑有脫文,待考。

留而不去,則為痹。

邪在皮膚,與風、寒、濕合,則為痹病,六也。

編者按:「留」字之前,《甲乙經》有「氣」字。「而不去」三字,仁和寺本原缺,空四格,《靈樞》、《甲乙經》均作「而不去」三字,疑「去」後尚有一「者」字。「則」《甲乙經》作「故」。

衛氣不行,則為不仁。

邪氣在於皮膚,衛氣不營,遂不知人,故為不仁,七。

編者按:不行《甲乙經》作不去。注「仁」字前,仁和寺本殘缺一字,觀其剩形,似「不」字,《靈樞》、《甲乙經》均作「不」。又按:據以上數節注文,注「七」字後似脫一「也」字。

虛邪偏容於身半,其入深,內居營衛,營衛稍衰則真氣去,邪氣獨留,發為偏枯。

身半□□□□□□隨取半□邪深容之,行□□□□□□白……□。

編者按:「偏容」《靈樞》作「遍容」,《甲乙經》作「偏客」,考下文「發為偏枯」,《甲乙經》義勝。「內居營衛」,「內」字仁和寺本原缺,今據《靈樞》補。注「邪」字殘,只余右半「阝」旁,據經文謹擬作「邪」。「營」《靈樞》作「榮」。仁和寺本此處殘文後留一段空白,有「十二行缺」四小字注文。

其邪氣淺者,脈偏痛。虛邪之入於身也深,寒與熱相搏,久留而內著,寒勝其熱,則骨疼肉枯;熱勝其寒,則爛肉腐肌為膿,內傷骨,內傷骨為骨蝕。有所疾前筋,筋屈不得伸,邪氣居其間而不反,發於筋溜。有所結,氣歸之,衛氣留之,不得反,津液久留,合而為腸溜,久者數歲乃成,以手按之柔。已有所結,氣歸之,津液留之,邪氣中之,凝結日以易甚,連以聚居,為昔瘤,以手按之堅①。

□……□息大按之而堅,積病久也。十四。

編者按:此段經文仁和寺本缺,今從《靈樞》補入。楊氏注文「息大按之而堅」以上,應另有數處注文,均佚。

①「堅」字之前,蕭本從《靈樞》補入經文,注文均佚。今已從仁和寺本補足。

有所結,深中骨,氣因於骨,骨與氣並,日以益大,則為骨疽。

先有聚結,深至骨邊,骨與氣並,致令骨壞,稱曰骨疽。十五也。

平按:《甲乙》「深中骨」作「氣深中骨」;「日以益」作「息日以益」。

有所結,中於肉,氣歸之,邪留而不去,有熱則化而為膿,

先有聚氣為熱,營邪居熱則壞肉以為癰膿。十六。

平按:《甲乙》「中於肉」作「氣中於肉」。「氣歸之」《靈樞》、《甲乙》作「宗氣歸之」。《甲乙》「為膿」上無「而」字。

無熱則為肉疽。

結氣無熱,虛邪則壞肉以為肉疽。十七也。

平按:《甲乙》「疽」上無「肉」字。

凡此數氣者,其發無常處,而有常名也。

邪氣傷人身,無有定處,而有斯十七種名也。

參看

32 卷第二十九氣論 | 津液 32
關於「太素/三氣」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