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近代中醫藥界的抗爭與革新運動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中國醫學通史近代卷中醫篇 >> 近代中醫藥界的抗爭與革新運動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中西醫論爭

一、關於中醫基礎理論的論爭

近代中國醫學史的核心問題是中西醫的比較與抉擇。西方醫學的大規模傳入,造成了國內中醫、西醫兩種異質醫學體系並存的局面。因而,通過比較並作出抉擇便成為中國醫學界必須面對的重要問題。圍繞這一問題,醫學界人土提出了多種觀點,表現出多種態度。中西醫之間出現正面的論爭,是民國建立以後的事情。1916年余岩刊布《靈素商兌》,率先向中醫基礎理論宣戰。論爭涉及陰陽五行、運氣等內容。其後20年間,中西醫日趨對立,論爭日益激烈,捲入者也越來越多。1922年惲鐵樵著《群經見智錄》,正面回應余岩的挑戰。其間中西醫界都發表了各自的看法,中醫界以陸淵雷吳漢仙陸士諤等人的言論較有代表性,而西醫界人士多是應和余氏的主張。1988年,楊則民著《內經之哲學的檢討》,從前所未有的理論高度研究《內經》,同時也是批駁余氏廢止中醫觀點的力作。

惲鐵樵與《群經見智錄》

余雲岫早年留學日本,受明治維新時廢止日本漢醫思潮影響,於1916年發表《靈素商兌》,否定《內經》,詆毀中醫理論。惲鐵樵於1922年著《群經見智錄》,次年著《傷寒論研究》,是中醫界第一個挺身而出應余雲岫挑戰者。《群經見智錄》是惲氏學術思想的奠基之作,他在該書中提出的關於《內經》基本理論的創見,對構成中醫學基礎的陰陽五行,六氣等作出較令人信服的解釋,具有較高的水平。

惲氏提出,《易》和《內經》都依四時立論。在此基礎上,惲氏指出,「五行為四時之代名詞」,「《內經》言五行配以五藏,其來源本於天之四時(YunTieqiao. Study in Five Elements. In: Intelligence shownin classical medical Books. Wejin: Yun』s PublishingHouse,1922,21.惲鐵樵:群經見智錄,五行之研究第八。武進惲氏鉛本,1922:21)」。因而提出中醫學五臟乃「四時之五臟」的命題,揭示了中醫基礎理論的奧秘所在。

楊則民與《內經之哲學的檢討》

楊則民(1893—1948),字潛庵,「乃承惲氏之餘緒」,而另闢途徑,主張吾人慾討論《內經》之真價,宜以哲學的眼光衡量之,不當以自然科學之見解批評之。」他一針見血地指出:「然則《內經》之思想方法果何如乎?吾敢毅然斷之曰:辯證法也(YangZhemin. Study on philosophy in Internal Classic .Edilorial Department of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1984.楊則民:內徑之哲學的檢討,中華全國中醫學會編輯鉛印本,1984:)。」

其它中醫名家與余氏的論爭

如陸淵雷於1928年發表「改造中醫之商榷』等文,參與論爭。吳漢仙、陸士諤均與余雲岫展開針鋒相對的論爭二、關於陰陽、五行、運氣存廢的論爭1900年前後學術界已出現否定五行說的思潮,在當時學術界影響較大的學者如嚴復、梁啟超都有這方面言論。梁啟超1923年5月在《東方雜誌》上發表「陰陽五行說之來歷」,其文開篇便說:「陰陽五行說為二千年來迷信之大本營,直至今日在社會上猶有莫大勢力。今當辭而辟之」。1926年,章氏太炎在《醫界春秋》上發表「論五臟附五行無定說」,從而掀起一次討論五行存廢的高潮。章氏主張廢棄五行說,由於他與中醫界保持相當密切關係,在中醫界影響較大。民國建元到抗戰爆發之間的20餘年間,關於五行、陰陽及運氣說的存廢之爭不斷。江蘇的袁桂生,1915年將「廢五行說」作為一項提案交神州醫藥總會討論。他主張廢去五行但不主張廢陰陽。陸淵雷、葉古紅秦伯未等醫學家,以及新加坡的黎北海先生等都曾對此問題發表不同的見解。由此可見,近代關於陰陽、五行、運氣存廢的論爭,是與當代的時代潮流相關的。

維護中醫藥的抗爭運動

中西醫之間由論爭發展到激烈對抗,主要是在民國時期,民國元年(1912年)學制改新,北洋政府屏中醫於學制之外,由此引發了中醫界首次的抗爭請願活動。國民政府奠都南京後,廢止中醫論者得到當局的支持,廢止中醫活動愈演愈烈。1928年全日教育會議上,汪企張首次提出廢止中醫案,未獲通過。翌年中央衛生委員會議上,由余雲岫提出的廢止中醫案獲得通過,成為民國時期大規模中醫抗爭運動的導火線。其後為設立中央國醫館,頒布《中醫條例》都引起中西醫雙方激烈的鬥爭,直至抗戰爆發才告一段落。

一、北洋政論時期爭取中醫教育

合法化的請願1918年7月,北洋政府舉行教育會談,參照日本學制,制訂了《王子癸丑學制》。1912年11月北洋政府教育部頒布了《醫學專門學校規程》。1913年1月,北洋政府教育部公布了《大學規程》醫學、藥學兩門,完全沒有中醫藥學方面的規定,這就是民元的所謂教育系統「漏列」中醫事件。

首次請願活動,北洋政府教育部頒布法規後,引起了中醫界的警覺,有識之士紛紛譴責。首先提出抗議的是上海神州醫藥總合會長余伯陶(德塤)等人,該會還聯合了其它省市的中醫藥同業組織「醫藥救亡請願團」。至1813年10月已有19個省市的醫學團體響應此舉,並派代表參加。當時推舉的代表晉京請願。

二、國民政府時期的中醫抗爭運動

1929年2月23—26日,南京政府衛生部召開第一屆中央衛生委員會議,由衛生部副部長劉瑞恆主持。會上討論了有關廢止中醫藥的提案共四項,分別是:

1、中字第十四提案:《廢止舊醫以掃除醫事衛生之障礙案》。2、生字第二十二號提案:《統一醫士登錄方法》。3、生字第三十六號提案,《制定中醫登記年限》。4、生字第四十二號提案:《擬請規定限制中醫生及中藥材之辦法案》其中,余雲岫提出的《廢止舊醫以掃除醫事衛生之障礙案》基本包括了後三項提案的內容。他在提案中提出了徹底消滅中醫的具體措施共六條。會上還議決將上述四項提案合併為《規定舊醫登記案原則》,委託衛生部施行:

甲.舊醫登記限至民國19年(1930年)底止。

乙.禁止舊學校。

丙.其餘如取締新聞雜誌等非科學之宣傳品及登記介紹舊醫等事由,衛生部儘力相機進行。

這就是中醫近代史上著名的「廢止中醫案」。

全國中醫藥界聯合請願,1929年2月26日,上海《新聞報》首先披露此事。消息傳出,全國為之震動。上海市中醫協會首先發起召開上海市醫藥團體聯席會議,邀集神州醫藥總會、中華醫藥聯合會、上海中國醫學院、醫界春秋社等40餘個中醫藥團體的代表商討對策(PetitionReport of National Medical and PharmaceuticalOrganizations Chronicle of Medical Field,1929,34:48.全國醫藥團體請願報告,醫界春秋,1929,(34):48)。會上討論決定,組織上海醫藥團體聯合會以便採取統一行動,議決籌備召開全國醫藥團體代表大會,定會期為3月17日。1923年8月17日,全國醫藥團體代表大會假上海商會會場舉行開幕式。

為了表示對大會的支持和擁護,上海中醫、中藥界分別停業半天,藥店門前張貼許多醒目的標語,如「擁護中醫藥就是保持我國的國粹」、「取締中醫藥就是致病民的死命」、「反對衛生部取締中醫的決議案』等等。會場上懸掛著巨幅對聯「提倡中醫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藥以防經濟侵略」。出席大會的有江蘇、浙江、安徽、江西、福建、廣東、廣西、湖南、湖北、四川、河南、河北、山東、山西等15省132個團體的代表共262人。大會還推舉陸仲安、隨翰英、蔡濟平、張梅庵等為主席團成員。請願問題,議決由執行委員會負責辦理。推選謝利恆、隨翰英、蔣文芳陳存仁、張梅庵組成晉京請願團,張贊臣、岑志良為隨行秘書。分別向國民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國民政府、行政院、立法院、衛生部、教育部等單位請願,要求撤銷廢止中醫提案。由於全國中醫界的據理力爭,迫使南京政府在強大的社會輿論面前作出讓步,不得不將廢止中醫案擱置起來。

然而這沒能使南京政府歧視和排擠中醫政策性根本變化。1929年12月1日,全國醫藥團體總聯合會第一次臨時代表大會如期在上海舉行。出席者有17行省及香港、菲律賓等地區233個團體,457位代表會議歷時五天,群情激憤,提案有百餘項;經大會討論議決組織請願團(Recordsof First Provisional National Congress and Petition. In:Compilation of Business Record of national.1931.45~56.全國醫藥團體總聯合會會務彙編,第一次臨時代表大會及請願情形,該會鉛印,1931:45~56)。

12月7日,請願團啟程入京請願,請求撤銷阻礙中醫藥發展的各項政令。全國醫藥總合於1929年12月領導組織的第二次大規模請願爭取到蔣氏手諭後,各地中醫藥同業歡欣萬分。

三、中央國醫館的成立

中醫藥界仍未擺脫危機四伏的險境。全國醫藥總合執委裘吉生、蔣文芳、蔡濟平等慮及此情,憂心如焚,認為癥結在於當局者對中國醫藥學內容不甚明了,遂決定具文呈請國府仿國術館設國醫館。經過多方努力,中央國醫館部衝破重重阻力,終於1931年3月17日宣告成立。國醫館理事會召開全體大會,推選陳立夫為理事長,推舉焦易堂為館長,陳郁、施今墨為副館長。後陳立夫以政務繁忙迭請辭職,7月21日常務理事會議決定準其所請,由彭養光代理理事長之職。該館成立之初,即延聘施今墨等學術整理委員,其任務是負責起草、制定中醫藥學校整理工作計劃及中醫藥學術標準等。

四、中醫藥抗爭運動的歷史意義

中醫藥的抗爭運動對近代中國醫藥界的盲目西化思潮起到了批判作用。從這一點來講,近代中醫抗爭運動具有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意義。應當首先認識到,近代中國吸收西方文化完全是被迫的,是與近代中國的嚴重的民族危機聯繫在一起的,其前提是帝國主義把持著中國的命脈。民族虛無主義思潮的泛濫也是對這種歷史環境的一種反應。文化運動中,更有人提出要「剿滅」中國文化,廢除漢文,對中國傳統文化全盤否定,便是這種反應的顯例。中醫藥學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而,中醫藥界興起的旨在保存中醫藥學,反對廢止的抗爭運動,無疑具有反對民族虛無主義的意義,並對糾正全盤否定中國傳統文化的錯誤傾向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同時,也有效地抵制了帝國主義的醫藥文化侵略。

近代中醫藥抗爭運動從爆發時起,便己超出了醫學學術的範圍。近代中國,帝國主義列強通過借款給中國政府並在中國開設銀行,壟斷了中的金融和財政。因此,他們不但在商品競爭方面壓倒了中國的民族資本主義,而且在金融財政上扼住了中國的咽喉。北洋政府和南京政府都在實質上成為帝國主義國家在中國的代言人。他們也在制定法令、政策時看主子的臉色行事。提倡中醫藥學顯然不利於各帝國主義國家的醫藥產品壟斷國市場,因而帝國主義國家都拚命擴大各自的勢力範圍,通過開辦醫校、醫院實施經濟和文化侵略。近代中國的中醫藥從業人員數以十萬計,遍及全國各地。中藥材和成藥的銷售額,每年數以億元計,在經濟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中醫若廢,全國中醫藥從業人員包括中醫師、藥商、藥工、藥農便失去生計,政府也失去大筆利稅收入。同時,由於國產西藥無法滿足需要,只能大量依賴進口,增加貿易逆差,給中國經濟帶來沉重的負擔。中醫藥界有識之士對此有著清醒的認識,早在1929年即提出「提倡中藥以防經濟侵略」,所以說,近代中醫藥抗爭運動具有抵禦列強對中國經濟、文化侵略的深遠意義。

綜上所述,近代中醫抗爭運動,無論從保存中國傳統文化遺產,反對民族虛無主義方面而言,抑或從抵制帝國主義經濟、文化侵略方面而言,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由此可見,中醫藥學能在近代中國得以生存發展,正是這場歷時數十年的抗爭運動努力的結果。

探索中醫革新之路

一、中醫革新思想萌芽

在醫學領域形成中西醫兩種醫學體系並存的格局,「醫學改良」遂成為當時中國醫界最盛行的一種思潮。1904年,周雪樵在上海發起創立醫學研究會,並創辦《醫學報》,旗幟鮮明地主張中國醫學改良。陳蓮舫、余伯陶等,組織上海醫會,主張中醫自身整頓以抵制西醫侵奪之勢。1908年,紹興中醫藥界通過組織學會,發行刊物,積極致力於中醫學的改良和革新。這幾個社團均把改良中國醫學作為宗旨。

二、中醫學術革新潮流

惲鐵樵的改進中醫主張

惲氏強調指出,要以中醫為主體,吸取科學方法加以整理改進。中、西醫學的文化基礎不同,體系不同。「西方科學不是學術唯一之途徑,東方醫學自有立腳點(YunTieqiao. Discussion on Suggestion to Names of Diseases,In: Collection of Yaoyan MedicalBooks.惲鐵樵:藥庵醫學叢書。對於統一病名建議書之商榷)」。他強調中醫學的主體地位,使其改進中醫學的主張避免了廢醫存藥的偏頗取向,他提出的改進中醫主張,具有方法論的意義,對中醫學的發展有重要的啟迪作用。

祝味菊論改進中醫的程序

第一、二步就是吸取西醫生理解剖病理等學科之所長,以補中醫之不足。藥物學方面,祝氏認為既應參考古法,又當採取西醫的研究方法使之更臻完備。以上三步完成後,逐步推及方劑學、診斷及治療學,是為改進中醫的第四步(ZhuWeiju. Discussion on Procedure to Improve TCM. ShenzhouJournal of Medicine and Meteria Medica,1924.2(4):8.祝味菊:改進中醫程序之商榷,神州醫藥學報,1924,2(4):8.)。

三、中醫科學化運動

「中醫科學化」是三十年代初到五十年代初中醫界最有影響力的思潮。堅持這一主張併產生廣泛影響的醫學家有陸淵雷、施今墨、譚次仲、張贊臣、余無言等。陸淵雷倡導「中醫科學化」最力。實際上,陸氏的科學化思想導源於惲鐵樵的革新中醫思想,不同的是,陸氏更明確地提出以西醫學作為參照物,他肯定了中藥療效,主張用科學方法研究中醫。陸淵雷從改革中醫以謀自存的本身出發,由於他以西醫學作為價值和真理的評判標準,最後落入否定中醫理論的陷阱,其心路歷程頗為值得玩味。施今墨早在三十年代就倡導中、西醫要互相學習,融匯貫通。他認為中醫要革新,不能固步自封:「中醫改進方法,舍借用西學之生理、病理以互相佐證,實無他途(Prefacein Graduation Autograph Album of second Graduating Classin North China College of TCM.華北國醫學院第二屆畢業紀念刊·序言)」。他主張中醫科學化,強調要用科學方法闡明中醫理論。在臨床診治時,他多用西醫病名,參照西醫器械檢查的結果。施氏認為中醫病名繁雜,不利於中醫的標準化和規範化,呼籲中醫標準化。

四、中醫學術革新運動的歷史意義

近代中國醫學史的核心問題是中西醫的比較與抉擇。在為由此引發的生存危機不斷進行抗爭的同時,中醫界內部也圍繞這個問題展開了廣泛而激烈的論爭,從而形成了綿延數十年的中醫學術革新運動。中醫界圍繞中醫學術革新問題,提出了形形色色的觀點,先後參與論爭者逾百家。中醫學術革新運動和中醫抗爭運動相互交織,構成了近代中醫史的主要內容。產生中醫學術革新運動的根本原因是中國社會和文化的近代化。那個年代,「物盡天擇,優勝劣敗」這個信條倍受推崇,這是中醫學術要求革新的內在壓力。最先剖析中醫自身缺陷並提出革新主張的就是中醫人士,正是這種時事的反應。

清末民初中國醫界提出的「改良醫學」的口號,可視為中醫學變遷的總基調。二十年代後,這個口號先後分化為「中醫革新」(以惲鐵樵為代表)和「中醫科學化」(以陸淵雷為代表)兩種影響較大的思潮。三十年代中期後,這兩種思潮在革新中醫學術的方法和結局方圓的分歧日益擴大。四十年代中期,中醫學術革新運動雖現出新的特點。更多的年輕中醫的參與,對中西醫比較也更為客觀平正,視野也較為開闊。

中醫學術革新運動是近代中醫界對社會和歷史環境的變化作出的積極反應。儘管由於種種原因,這個運動未能改變近代中醫的境遇,也未能產生具有重大意義的學術成果。但他給中醫界帶來觀念的更新和全局性影響是深刻的。這種致力於發展和完善中醫學術的探索,為中醫學的發展攝供了方向性依據,因而中醫學術革新運動有著很需要積極的歷史意義。

32 近代中西醫匯通之探索 | 近代中醫臨證醫學的發展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近代中醫藥界的抗爭與革新運動」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