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八正風候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十八風 >> 八正風候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見《靈樞》卷十二第七十九《歲露論篇》,又見《甲乙經》卷六第一。

黃帝曰:願聞歲之所以皆同病者,何因而然?

前章言人有攝養乖和,遇賊風之失;此言同受邪風,俱有傷害,以為問也。

平按:「何因而然」《甲乙》作「何氣使然」。

少師曰:此八正之候也。

八正候者,八節正虛邪候也。

黃帝曰:候之奈何?少師曰:侯此者,常以冬之至日,太一立於汁蟄之宮,其至也,天應之以風雨。風雨從南方來者,為虛風,賊傷人者也。其以夜至者,萬民皆臥而弗犯也,故其歲民少病。

《九宮經》曰:太一者,玄皇之使,常居北極之傍汁蟄上下政天地之常□起也。汁蟄,坎宮名也。太一至坎宮,天必應之以風雨,其感從太一所居鄉來向中宮,名為實風,主生長養萬物;若風從南方來向中宮,為沖後來虛風,賊傷人者也。其賊風夜至,人皆寢臥,不犯其風,人少其病也。

平按:「冬之至日」《靈樞》、《甲乙》作「冬至之日」。「為虛風」《甲乙》作「名曰虛風」。「夜」下,《靈樞》、《甲乙》有「半」字。注「其感」,「感」字恐系「風」字傳寫之誤。

其以晝至者,萬民懈惰而皆中於虛風,故萬民多病。虛邪入客於骨而不發於外,至其立春,陽氣大發,腠理開,因立春之日,風從西方來,萬民又皆中於虛風,此兩邪相薄,經氣絕代。

懈惰,謂不自收節。情逸腠開,邪客至骨而不外泄,至立春日,復有虛風從西方衝上而來,是則兩邪相薄,至經脈絕代以為病也。「骨」,有本作「胃」也。

平按:「相薄」《靈樞》、《甲乙》作「相搏」,袁刻誤作「兩薄」。「絕代」《靈樞》、《甲乙》作「結代」。

故諸逢其風而遇其雨者,命曰遇歲露焉。因歲之和而少賊風者,民少病而少死;歲多賊風邪氣,寒溫不和,民多病而多死矣。

露有其二:一曰春露,主生萬物者也;二曰秋露,主衰萬物者也。今歲有賊風暴雨以衰於物,比秋風露,故曰歲露焉。是以實風至也,歲和有吉;虛風至也,歲露致凶也。

黃帝曰:虛邪之風,其所傷貴賤何如?候之奈何?

以下言候虛風所傷貴賤,故因問起也。

少師曰:正月朔日,太一居天溜之宮,其日西北風不雨,人多死。

以下具言虛風也。

平按:「溜」《靈樞》作「留」。

正月朔日,平旦北風,春,民多死者也。正月朔日,平旦北風行,民病死者十有三。[平按:「民病死者」《靈樞》、《甲乙》「死」作「多」。]正月朔日,日中北風,夏,民多死者。正月朔日,夕時北風,秋,民多死者。終日北風,大病死者十有六。正月朔日,風從南方來,命曰旱鄉,[平按:自「終日」以下至「旱鄉」,《甲乙》無。]從西方來,命曰白骨將將,國有殃,人多死亡。[平按:「命」《甲乙》作「名」,上有「而大」二字。「將」字,《靈樞》、《甲乙》不重。]正月朔日,風從東南方來,髮屋揚沙石,國有大災。正月朔日,風從東南行,春有死亡。[平按:《靈樞》「南」下有「方」字。《甲乙》無此二條。]正月朔日,天和溫不風,糴賤,民不病;天寒而風,糴貴,民多病。[平按:「天和溫」《甲乙》作「天時和溫」;無「糴賤」、「糴貴」四字;「不病」作「無病」;「而風」作「風疾」。]此所以候歲之虛風賊傷人者。[平按:《甲乙》無此句。《靈樞》無「虛」字;「者」下有「也」字。]二月丑不風,民多心腹病。三月戌不溫,民多寒熱。四月巳不暑,民多病癉。十月申不寒,民多暴死。諸謂風者,皆髮屋,折樹木,揚沙石,起毫毛,開腠理。[平按:《甲乙》「寒熱」下有「病」字。《靈樞》、《甲乙》「病癉」作「癉病」;「諸」下有「所」字。《甲乙》「樹」下無「木」字。「開」《靈樞》、《甲乙》作「發」;「理」下均有「者也」二字。]

32 三虛三實 | 痹論 32
關於「太素/八正風候」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