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本神論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十四補瀉 >> 本神論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見《素問》卷八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論篇》,與上篇相接。自「瀉必用方,以氣方盛」至末,又見《甲乙經》卷五第四。

黃帝曰:其法星辰者,余以聞之,願聞法往古者也。

帝問師古攝生之道。

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針經》也。

往古伏羲氏始畫八卦,造書契,即可制《針經》攝生救病之道。

驗於來今者,先知日之寒溫,月之盛虛也,以候氣之浮沉而調之於身,觀其立有驗也。

制《針經》之旨獲驗於來今者,由先知寒溫盛虛,以候脈氣浮沉,次用針調之,以取其驗也。

觀於冥冥者,言形氣營衛之不形於外,

形之肥瘦,血氣盛衰,營衛之行,不見於外,故曰冥冥也。

平按:「營」《素問》作「榮」。

而工獨知之,以與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沉,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於外,故曰觀於冥冥焉。

以下解觀也。工人以神,得彼形氣營衛之妙,不可知事,參伍相合調之,符合外不知,故曰觀冥冥。

平按:「以與日之寒溫」,《素問》無「與」字。

通於無窮者,可以傳於後世。

無窮者,謂血氣之妙也。有通之者,可傳於萬代。不通之者,以殺生人,故不能傳之。

是故工之所以異也,然不形見於外,故俱不能見之。

良工觀於冥冥,所知眾妙,俱不可知之。

平按:「不形」,袁刻作「形不」。

視之無形,嘗之無味,故曰冥冥,若神彷彿。

冥冥之道,非直目之不可得見,亦非舌所得之味。若能以神彷彿,是可得也,此道猶是黃帝之玄珠,罔象通之於彷彿。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正邪者,身形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其中入微,故莫知其情,莫見其形。

胃中無谷曰飢。飢及汗出虛,因腠理開,虛風得入。虛風入時難知,故曰冥冥也。

平按:《素問》「身形」下無「飢」字;「其中入微」作「其中人也微」。

上工救其萌芽,必先知三部九候之氣盡調,不敗救之。

萌芽,未病之病,病之微也。先知三部九候調之,即療其微,故不敗也。

平按:「必先知」《素問》「知」作「見」;「不敗救之」《素問》作「不敗而救之」。

故曰下工救其已成,言不知三部九候之氣以相失,有因而疾敗之。

疾者,言其速也。

平按:《素問》「故曰」下有「上工」二字;「下工」下有「救其已成,救其已敗」八字;「之氣以相失」作「之相失」三字;「有因而疾敗之」作「因病而敗之也」。

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曰守其門戶焉,莫知其情,而見其邪形也。

但察三部九候,得其病脈,見其邪形,即便療之,以守其門戶,更不須問其情也。

黃帝問於岐伯曰:余聞補瀉,未得其意。岐伯曰:瀉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也,而內針,

方,正也。氣正盛時,月正滿時,日正溫時,身正安時,息正吸時,此之五正,是內針時也。

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針之,

此之一正,是乃轉針時也。

乃復候其方呼也而徐引針,故曰瀉必用方,其氣乃行焉。

此之一正,是出針時也。瀉用七法,即邪氣行出也。

平按:「其方呼也而徐引針」,袁刻「呼」誤作「吸」;「引」誤作「出」。

補者必用其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營,復以吸也。

員之與方,行針齊實也。行補之法,刺中營氣,留針補也。因吸出針,移氣使氣實也。

平按:「補者必用其員者,行也」《素問》作「補必用員,員者行也」,《甲乙》作「補者行也」。「營」《素問》、《甲乙》作「榮」;「吸」下均有「排針」二字。

故員與方也,排針也。

員之與方,行針之法,皆推排針為補瀉之。

平按:「排針」《素問》作「非針」,王注云:「所言方員者,非謂針形,正謂行移之義。」檢本書《知官能篇》,經云:「瀉必用員,補必用方。」與此不同。楊注云:「員,謂之規,法天而動,瀉氣者也。方,謂之矩,法地而靜,補氣者也。瀉必用方,補必用員,彼出《素問》,此是《九卷》方員之法,神明之中,調氣變不同故爾。」據此,則方員之義,一言其法,一言其用,不必執也。

養神者,必知形之肥瘦,營衛、血氣之盛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也。

養神之道:一者須知形之肥瘦,二者須知營衛二氣所行得失,三者須知經絡血有盛衰。知此三者調之,神自養矣。

平按:「營」《素問》、《甲乙》作「榮」。

黃帝曰:妙哉論也!

妙者,言得其神之精秘者也。

辭合人形於陰陽、四時、虛實之應,冥冥之期,其非夫子,孰能通之?

言微妙之辭,以人形合於陰陽,一也;合於四時,二也;合於虛實,三也;合於冥冥,四也。非夫子窮微極妙之通,孰能為此論也?

平按:《素問》「合」上無「辭」字。

然夫子數言形與神,何謂形?何謂神?願卒聞之。

知形為精,知神為細,粗細莫辨,故須問之。

岐伯曰:請言形,形乎形,目冥冥,

形乎形者,言唯知病之形與形,不見其妙,故曰冥冥也。

平按:「冥冥」《甲乙》作「瞑瞑」。

問其所痛,索之於經,惡然在前?

言粗無知,問病所以診索經脈,何能知其病之在前?

平按:《素問》「問其所痛」作「問其所病」,《甲乙》作「捫其所痛」。「惡然」《素問》、《甲乙》作「慧然」,據本注「何能知其病之在前」,應作「惡」,平聲。

按之不得,復不知其情,故曰形。

按人迎、寸口,不知病情,故但知形。

黃帝曰:何謂神?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不耳聞,目明心開為志先,

能知心神之妙,故曰神乎神也。神知則既非耳目所得,唯是心眼開於志意之先耳。

平按:《素問》、《甲乙》「不耳聞」作「耳不聞」;「為志先」作「而志光①」。

①「光」,今本《素問》、《甲乙經》均作「先」,恐蕭氏誤也。

慧然獨悟,口弗能言,

神得內明,言名之所不能及也。

平按:《甲乙》「悟」作「覺」。

俱見獨見,

眾庶俱見,而工獨見。

平按:「俱見」《素問》、《甲乙》作「俱視」。

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曰神。

適將若在昏中,昭然獨明。又解起惑除,若風吹雲。如斯得者,因謂之神也。

平按:《甲乙》「適」作「象」。

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

三部九候為神得之原,九針之論粗而易行,故不必存。

32 天忌 | 真邪補瀉 32
關於「太素/本神論」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