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塔心理學

(重定向自完形学派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格式塔心理學是西方現代心理學的主要流派之一,根據其原意也稱

格式塔心理學圖1

為完形心理學,完形即整體的意思,格式塔是德文「整體」的譯音。1912年在德國誕生,後來在美國得到進一步發展,與原子心理學相對立。

「格式塔」(Gestalt)一詞具有兩種涵義。一種涵義是指形狀或形式,亦即物體的性質,例如,用「有角的」或「對稱的」這樣一些術語來表示物體的一般性質,以示三角形(在幾何圖形中)或時間序列(在曲調中)的一些特性。在這個意義上說,格式塔意即「形式」。另一種涵義是指一個具體的實體和它具有一種特殊形狀或形式的特徵,例如,「有角的」或「對稱的」是指具體的三角形或曲調,而非第一種涵義那樣意指三角形或時間序列的概念,它涉及物體本身,而不是物體的特殊形式,形式只是物體的屬性之一。在這個意義上說,格式塔即任何分離的整體。

格式塔心理學這一流派不像機能主義行為主義那樣明確地表示出它的性質。綜合上述兩種涵義,它似乎意指物體及其形式和特徵,但是,它不能譯為「structure」(結構或構造)。考夫卡曾指出:「這個名詞不得譯為英文structure,因為構造主義和機能主義爭論的結果,structure在英美心理學界已得到了很明確而很不同的含義了。」因此,考夫卡採用了E.B.鐵欽納(E.B.Titchener)對structure的譯文「configuration」,中文譯為「完形」。所以,在我國,格式塔心理學又譯為完形心理學。

格式塔這個術語起始於視覺領域的研究,但它又不限於視覺領域,甚至不限於整個感覺領域,其應用範圍遠遠超過感覺經驗的限度。苛勒認為,形狀意義上的「格式塔」已不再是格式塔心理學家們的注意中心;根據這個概念的功能定義,它可以包括學習、回憶、志向、情緒、思維、運動等等過程。廣義地說,格式塔心理學家們用格式塔這個術語研究心理學的整個領域。  

目錄

格式塔心理學的起源

格式培心理學誕生於1912年。它強調經驗和行為的整體性,反對當時流行的構造主義元素學說和行為主義「刺激-反應」公式,認為整體不等於部分之和,意識不等於感覺元素的集合,行為不等於反射弧的循環。

19世紀末,以馮特(W.Wundt)為代表的心理學家倡導了構造主義心理學,提出了格式塔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馮特

稱之為「束捆假設」(bun-dle hypothesis)的元素說,認為複雜的知覺是簡單感覺的束捆,意識經驗是各種簡單元素的群集。正如R.S.伍德沃斯(R.S.Woodworth)所說,1912年對於心理學的舊理論來說,是一個煩惱的年頭:行為主義在美國對構造主義發起猛烈抨擊,與此同時,格式塔心理學在德國對構造主義進行討伐。開始時,這兩種運動都反對構造主義的元素學說,後來,兩者逐漸互相對立起來。它們的根本分歧在於:前者完全拒絕討論意識,甚至不承認意識的存在;後者則承認意識的價值,只不過不同意把意識分解為元素。

格式塔心理學把構造主義的元素說譏稱為「磚塊和灰泥心理學」,說它用聯想過程的灰泥把元素的磚塊粘合起來,藉以壘成構造主義的大廈。問題在於:一個人往窗外觀望,他看到的是樹木、天空、建築,還是組成這些物體的各種感覺素質,例如亮度、色調等等。如果是前者,則構造主義的大廈就會倒塌。G.A.米勒(G.A.Miller)曾舉過一個有趣的例子,用以說明當時格式塔心理學的聲勢和構造主義的困境:當你走進心理學實驗室,一個構造主義心理學家問你,你在桌子上看見了什麼。

「一本書」

「不錯,當然是一本書。」「可是,你『真正』看見了什麼?」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真正』看見什麼?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我看見一本書,一本包著紅色封套的書。」

「對了,你要對我儘可能明確地描述它。」

「按你的意思,它不是一本書?那是什麼?」

「是的,它是一本書,我只要你把能看到的東西嚴格地向我描述出來。」

「這本書的封面看來好像是一個暗紅色的平行四邊形。」

「對了,對了,你在平行四邊形上看到了暗紅色。還有別的嗎?」

「在它下面有一條灰白色的邊,再下面是一條暗紅色的細線,細線下面是桌子,周圍是一些閃爍著淡

格式塔心理學圖2

褐色的雜色條紋。」

「謝謝你,你幫助我再一次證明了我的知覺原理。你看見的是顏色而不是物體,你之所以認為它是一本書,是因為它不是別的什麼東西,而僅僅是感覺元素的複合物。」

那麼,你究竟真正看到了什麼?格式塔心理學家出來說話了:「任何一個蠢人都知道,『書』是最初立即直接得到的不容置疑的知覺事實!至於那種把知覺還原為感覺,不是別的什麼東西,只是一種智力遊戲。任何人在應該看見書的地方,卻看到一些暗紅色的斑點,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病人。」

在格式塔心理學家看來,知覺到的東西要大於眼睛見到的東西;任何一種經驗的現象,其中的每一成分都牽連到其他成分,每一成分之所以有其特性,是因為它與其他部分具有關係。由此構成的整體,並不決定於其個別的元素,而局部過程卻取決於整體的內在特性。完整的現象具有它本身的完整特性,它既不能分解為簡單的元素,它的特性又不包含於元素之內。  

格式塔心理學的核心思想

格式塔心理學採取了胡塞爾的現象學觀點,主張心理學研究現象的經驗,也就是非心非物的中立經

考夫卡

驗。在觀察現象的經驗時要保持現象的本來面目,不能將它分析為感覺元素,並認為現象的經驗是整體的或完形的(格式塔),所以稱格式塔心理學。由於這個體系初期的主要研究是在柏林大學實驗室內完成的,故有時又稱為柏林學派。主要領導人是韋特海默、苛勒和考夫卡。

作為格式塔心理學的代表人物之一,考夫卡在《格式塔心理學原理》一書中採納並堅持了兩個重要的概念:心物場(psycho-physical field)和同型論(isomorphism)。

考夫卡認為,世界是心物的,經驗世界與物理世界不一樣。觀察者知覺現實的觀念稱作心理場(psychological field),被知覺的現實稱作物理場(physical field)。為了說明兩者的關係,可用圖1為例。這是一種人們熟知的視錯覺。不論觀察者對該圖觀看多長時間,線條似乎都是向內盤旋直到中心。這種螺旋效應是觀察者的知覺產物,屬於心理場。然而,如果觀察者從A點開始,隨著曲線前進360度,就又會回運到A;螺旋線原來都是圓周,這就是物理場。由此可見,心理場與物理場之間並不存在——對應的關係,但是人類的心理活動卻是兩者結合而成的心物場,同樣一把老式椅子,年邁的母親視作珍品,它蘊含著一段歷史,一個故事,而在時髦的兒子眼裡,如同一堆破爛,它蘊含著在女友面前陷於尷尬處境的危機。

心物場含有自我(Ego)和環境(environment)的兩極化,這兩極的每一部分各有它自己的組織(organization)。這種組織說明,自我不是慾望、態度、志向、需求等等的束捆,環境也不是各種感覺的鑲嵌。環境又可以分為地理環境和行為環境(geographicaland behavioural environments)兩個方面。地理環境就是現實的環境,行為環境是意想中的環境。在考夫卡看來,行為產生於行為的環境,受行為環境的調節。為此,他曾用一個生動的例子來說明這個問題:在一個冬日的傍晚,於風雪交加之中,有一男子騎馬來到一家客棧。他在鋪天蓋地的大雪中奔馳了數小時,大雪覆蓋了一切道路和路標,由於找到這樣一個安身之處而使他格外高興。店主詫異地到門口迎接這位陌生人,並問客從何來。男子直指客棧外面的方向,店主用一種驚恐的語調說:「你是否知道你已經騎馬穿過了康斯坦斯湖?」聞及此事,男子當即倒斃在店主腳下。

那麼,該男子的行為發生於何種環境之中呢?考夫卡認為,在他騎馬過湖時,地理環境毫無疑問是湖泊,而他的行為環境則是冰天雪地的平原。倘若那個男子事先知道他要途經一個大湖,則他的行為環境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正因為他當時的行為環境是堅硬的平地,才在聞及他騎馬穿過湖泊時大驚斃命。所以,在考夫卡看來,行為受行為環境的調節。

但是,行為環境在受地理環境調節的同時,以自我為核心的心理場也在運作著,它表明有機體的心理活動是一個由自我一行為環境-地理環境等進行動力交互作用的場。例如,一個動物受到某一障礙物的阻擋(地理環境),無法獲得置於障礙物後面的食物(行為環境),在這樣一種心物場中,自我的張力是明顯的。當頓悟使這個場獲得重新組織時,也即當動物發現它可以繞過障礙物時,問題就得到了解決。問題的解決使動物得到食物,同時清除了這一心物場中的張力。這裡,一個重要的內涵在於:動物在產生一個真正的心理問題之前,必須意識到這一問題情境的所有因素。如果動物不知道障礙物後面有食物,即沒有行為環境,問題就不會存在,因為產生不了心物場的張力;如果動物知道障礙物後面有食物,但它的自我沒有這方面的慾望或需求,問題也不會存在,因為同樣產生不了心物場的張力。以此類推,地理環境也是如此。

同型論這概念意指環境中的組織關係在體驗這些關係的個體中產生了一個與之同型的腦場模型。考夫

格式塔心理學圖3

卡認為,大腦並非像許多人所認為的那樣是一個感覺運動的連接器,而是一個複雜的電場。例如,讓被試坐在暗室內,室內有兩個光點交替閃現。當兩個光點閃現的間隔超過200毫秒時,先見到第一光點,後見到第二光點,兩者均靜止不動;當間隔只有30毫秒時,被試則同時看到兩個光點,它們也靜止不動;但是,當間隔介於上述兩者之間,為60毫秒時,被試則看到一個處於連續運動的光點。被試在事實上無運動的情境里覺察到明顯的運動,說明光點引起了相互交迭的兩個腦場,使之產生運動感覺。在一個問題情境中,心物場的張力在腦中表現為電場張力;頓悟解除腦場張力,導向現實問題的解決。正是由於考夫卡堅持心物場與腦場之間在功能上是同型的,從而使他在對經驗和行為作出整體的動力學解釋時倖免於二元論

格式塔同型論與神經系統機械觀相對。神經系統的機械觀認為,神經活動好比一架機器的運作,它不能組織或修改輸入機器的東西,正像「記憶機器」忠實地複製知覺印象一樣,它的機械性使知覺印象與其皮質複本之間在大小、形狀和組織方面是一一對應的。由此推論,對每一知覺過程,腦內都會產生一種與物理刺激的組織精確對應的皮質「畫面」。例如,一個人看到一個字形,視覺區的皮質神經元就會被激活為一種十字形的形式,其視網膜意像與皮質之間具有一對一的對應,正如視網膜意像與刺激圖形具有類似的對應一樣。為了反對這種機械觀,考夫卡以似動實驗為例論爭道:既然經驗到的似動和真動是同一的,那麼實現似動和真動的皮質過程也必定是類似的。但是,這種同一是指經驗到的空間秩序在結構上與作為基礎的大腦過程分布的機能秩序相同一,是指知覺經驗的形式與刺激的形式相對應,而非刺激與知覺之間一對一的對應性。在這個意義上說,格式塔是現實世界「真實」的表象,但不是它的完全再現。它們在大小和形狀方面並不等同。正如一張地圖不是它所代表的地域的精細複製。它有逐點的對應,有關地區的特徵都在圖上表示出來。但是,也有歪曲,地圖只是它所代表實地大小的一個分數,地圖的曲線在現實中可能不那麼分明,有些特徵可能被略去。然而,正因為地圖是同型的,它才用作旅行的嚮導。

那麼,這種同型論是如何解釋形式之間對應的呢?考夫卡等人的假設是:皮質過程是以一種類似電場的方式運作的,其最簡單的例證是一種圍繞一個磁鐵形成的力的電磁場的變化過程,如圖2所示。

在未受干擾的磁場中,力的線路處於平衡狀態。一俟引進干擾,磁場便會處於一種失衡狀態。但是,很快又會出現力的線路的重組,平衡得以重新確立。需要指出的是,這樣一種磁場是一個聯結系統,場的任何一個部分受到影響,在某種程度上會隨之影響其餘部分。

將這一假設用於腦場,表明腦中的電學過程在對那些由傳入神經元內導的感覺衝動進行反應時,也可能建立神經元的活動場。例如,一個人注視灰色背景上的一個字形,與刺激型式同型的枕葉皮質視覺區就會激活電學過程,該十字可由皮質中相當強的皮電活動來代表,而十字形的界外則皮電強度漸弱。實際上,一種神經的格式塔會在皮質中形成,其勢能差異存在於毗鄰的組織之間。同型論是為了說明心和物都具有同樣格式塔的性質,都是一個通體相關的有組織的整體,它不是部分之和,而部分也不含有整體的特性。  

格式塔心理學的研究

儘管格式塔原理不只是一種知覺的學說,但它卻導源於對知覺的研究,而且一些重要的格式塔原理,

穆勒里爾錯覺

大多是由知覺研究所提供的。在《格式塔心理學原理》一書中,知覺研究及其成果佔了很大比例。

在考夫卡看來,知覺問題涉及到比較和判斷。當我們說這種灰色比那種灰色淡些,這根線條比那根線條長些,這個音比那個音響些時,我們所經驗的究竟是什麼呢?考夫卡用一實驗予以闡釋:在一塊黑色平面上並排放著兩個灰色小方塊,要求被試判斷兩個灰色是否相同。回答有四種可能性:(1)在黑色平面上看見一大塊顏色相同的灰色長方形,長方形中有一分界線,將長方形分成兩個方形;(2)看見一對明度梯度,從左至右上升,左邊方形較暗,右邊方形較亮;(3)看見一對相反方向的明度梯度,從左至右下降,左邊方形較亮,右邊方形較暗;(4)既未看見同色的長方形也未看見梯度,只有一些不確定的、模糊的東西。

從這些經驗得出的判斷是:(1)相同的判斷;(2)左方形深灰色,右方形淺灰色;(3)左方形淺灰色,右方形深灰色;(4)不肯定或吃不准。

根據上述的描繪,在理論上可以推斷出什麼呢?考夫卡認為,該描繪解釋了兩相比較的現象,「比較不是一種附加在特定感覺之上的新的意動……而是發現一個不可分的、聯結著的整體。」以(2)和(3)的判斷為例,梯度的意思並不只是指兩個不同的層次,還指上升本身,即向上的趨勢和方向,它不是一個分離的、飄忽的、過渡的感覺,而是整個不可分的經驗的中心特徵。考夫卡指出,這種整體性知覺不僅在人類被試身上得到證實,而且在動物實驗中也得到證實。

當動物面對兩個刺激,被訓練成對其中一個作出積極反應而對另一個作出消極反應時,它習得的究竟是什麼呢?傳統的理論認為,動物在與第一個刺激相應的一個感覺和積極反應之間形成了聯結,在另一個感覺和消極反應之間也形成了聯結。與此相反,考夫卡認為,動物習得的是對整體或組織的反應。例如,將淺色b和深色C兩個物體置於動物面前,b下有食物,C下無食物。動物選擇b可以得到食物,選擇C則得不到食物。訓練動物進行選擇,直到動物總是選擇b為止。然後,將這對刺激(b和c)替換成另一對刺激(a和b),其中a比b的顏色更淺些。根據傳統的理論,動物必須在熟悉的、肯定的b和新的、中性的a之間進行選擇,由於b有過訓練,並與積極反應聯結起來,所以要比沒有建立任何聯結的a更容易為動物所選擇。事實上,動物選擇了a。為什麼?考夫卡認為,動物在先前的訓練中,已經學會對明度梯度中那個較高的梯度(較亮的刺激)作出積極反應,所以當它面對一對新刺激時,按照整體反應原則,將會以同樣的行為選擇刺激a。

上述事實說明有機體對於刺激的反應有賴於其本身的態度,也就是自我問題。在考夫卡看來,被試在面對刺激以前,必須對最終將產生的結果先有某種心理態度,這種心理態度是實現一定結果的一種準備性。它意味著,當被試進入一個特定情境時,在準備性上已具備某種反應模式,這種模式就是格式塔所謂的組織。對此,考夫卡例舉了華虛朋(Washbum)的不同指導語的實驗結果。該實驗是研究觸覺空間知覺效應:用兩腳規連續兩次刺激被試手掌一邊的同一區域,兩個針尖的相距總是15毫米,要求被試報告兩次刺激的相距是大於、小於還是相等。對第一組被試,指導語含有大小關係的意思,對第二組被試,指導語總是含有相等關係的意思。實驗結果表明,第二組判斷兩個針尖距離相等的次數要明顯高於第一組。在共80次的判斷中,第一組判斷相等的只有5次,而第二組則有20次。這說明,由於暗示作用,態度在知覺判斷中具有定向效應。

為了證明上述例子的真實性,考夫卡以格式塔的一個典型研究為例來證明這一假說。用速示器以一個短的時間間隔連續星現a和b兩條直線(見圖3)。被試看見的是一條直線朝著箭頭方向轉動。該實驗先重複幾次,然後將a線的位置逐漸變動,a和b的右半段之間的角度逐漸變大,直至成為一個直角,最終成為一個鈍角,使轉動的方向如圖4所示那樣保持恆定。

如果實驗以上述最後的那種形式開始,則被試便自然會看到相反的運動。這種效應之所以會產生,是由於被試的態度,而這種態度有賴於原來的運動一組織之力。如果以圖5形式呈現a和b,重複多次,然後去掉a,只呈現b,被試又會看到什麼呢?b會停留在它自己的真實位置上嗎?不會!被試看見一條直線仍然循著先前的方向運動,只是轉動的角度較小,如圖6所示。

如果以短的時間間隔只重複地呈現b,這個運動還可以保持幾次,只是每次角度都變得更小了。假設一根單獨的線條,如b,是在沒有特定的運動態勢時呈現,那自然不會引起任何運動的經驗。考夫卡指出,在上述實驗中,運動-組織的預備狀態竟然能被一個不充分的刺激所引起,恰恰證明了組織的預備狀態或預期的真實性,那就是自我中的態度。  

格式塔心理學特點

考夫卡認為,我們自然而然地觀察到的經驗,都帶有格式塔的特點,它們均屬於心物場和同型論。以心物場和同型論為格式塔的總綱,由此派生出若干亞原則,稱作組織律。在考夫卡看來,每一個人,包括兒童和未開化的人,都是依照組織律經驗到有意義的知覺場的。這些良好的組織原則包括:

(1)圖形與背景。在具有一定配置的場內,有些對象突現出來形成圖形,有些對象退居到襯托地位而成為背景。一般說來,圖形與背景的區分度越大,圖形就越可突出而成為我們的知覺對象。例如,我們在寂靜中比較容易聽到清脆的鐘聲,在綠葉中比較容易發現紅花。反之,圖形與背景的區分度越小,就越是難以把圖形與背景分開,軍事上的偽裝便是如此。要使圖形成為知覺的對象,不僅要具備突出的特點,而且應具有明確的輪廓。明暗度和統一性。需要指出的是,這些特徵不是物理刺激物的特性,而是心理場的特性。一個物體,例如一塊冰,就物理意義而言,具有輪廓、硬度、高度,以及其他一些特性,但如果此物沒有成為注意的中心,它就不會成為圖形,而只能成為背景,從而在觀察者的心理場內缺乏輪廓、硬度、高度等等。一俟它成為觀察者的注意中心,便又成為圖形,呈現輪廓、硬度、高度等等。

(2)接近性和連續性。某些距離較短或互相接近的部分,容易組成整體。例如,圖7表明,距離較近而毗鄰的兩線,自然而然地組合起來成為一個整體。連續性指對線條的一種知覺傾向,如圖8所示,儘管線條受其他線條阻斷,卻仍像未阻斷或仍然連續著一樣為人們所經驗到。

(3)完整和閉合傾向。知覺印象隨環境而呈現最為完善的形式。彼此相屬的部分,容易組合成整體,反之,彼此不相屬的部分,則容易被隔離開來。圖9有12個圓圈排成一個橢圓形,旁邊還有一個圓圈,儘管按照接近性原則,它靠近12個圓圈中的其中一個,但我們仍把12個圓圈作為一個完整的整體來知覺,而把單獨一個圓圈作為另一個整體來知覺。這種完整傾向說明知覺者心理的一種推論傾向,即把一種不連貫的有缺口的圖形儘可能在心理上使之趨合,那便是閉合傾向,如圖10所示。觀察者總會將此視作貓頭鷹圖形,而不會視作其他分別獨立的線條或圓圈。完整和閉合傾向在所有感覺道中都起作用,它為知覺圖形提供完善的定界、對稱和形式。

(4)相似性。如果各部分的距離相等,但它的顏色有異,那麼顏色相同的部分就自然組合成為整體。這說明相似的部分容易組成整體。如圖11所示,O代表白色,●代表黑色,觀察者容易將該列看作按直線排列,而非以橫線排列。

(5)轉換律。按照同型論,由於格式塔與刺激型式同型,格式塔可以經歷廣泛的改變而不失其本身的特性。例如,一個曲調變調後仍可保持同樣的曲調,儘管組成曲子的音符全都不同。一個不大會歌唱的人走調了,聽者通過轉換仍能知覺到他在唱什麼曲子。

(6)共同方向運動。一個整體中的部分,如果作共同方向的移動,則這些作共同方向移動的部分容易組成新的整體。例如,圖12,根據接近律,可以看作abc、def、ghi、jkl等組合。如果cde和ijk同時向上移動,那麼這種共同的運動可以組成新的整體,觀察者看到的不再是abc、def、ghi、jki的組合,而是ab、cde、fgh、ijk等組合。  

格式塔心理學的影響

格式塔學說在心理學史上留有不可磨滅的痕迹。它向舊的傳統進行挑戰,給整個心理學以推動和促進;它向當時存在的諸種心理學體系提出中肯而又堅定的批評,對人們深入思考各種對立的觀點具有啟迪作用;它的主要學說極大地影響了知覺領域,從而也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學習理論,致使後人在撰寫各種心理學教科書時不得不正視該學派的理論;它使心理學研究人員不再固於構造主義的元素學說,而是從另一角度去研究意識經驗,為後來的認知心理學打下了伏筆;它通過對行為主義的有力拒斥,使意識經驗成為心理學中的一個合法的研究領域;它的哲學基礎導源於現象學,並用大量的研究成果豐富和充實了現象學,遂使歐洲逐漸形成一股現象學的心理學思潮,直至今天仍有影響。

然而,對格式塔的理論不是沒有批評。事實上,這種批評從格式塔心理學問世時便產生了。概括地說,這些批評涉及下述幾個方面:

(1)格式塔心理學家意欲把各種心理學問題簡化成公設(postulate),例如,他們不是把意識的知覺組織看作需要用某種方式加以解決的問題,而是把它們看作理所當然存在的現象。單憑同型論並未說清組織原則的原因,兩者之間不存在因果關係。這種用迴避問題存在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和用否定問題存在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是一樣的。

(2)格式塔理論中的許多概念和術語過於含糊,它們沒有被十分嚴格地界定。有些概念和術語,例如組織、自我和行為環境的關係等等,只能意會,缺乏明確的科學含義。格式塔心理學家曾批評行為主義,說行為主義在否定意識存在時用反應來替代知覺,用反射弧來替代聯結,其實,由於這些替代的概念十分含糊,結果換湯不換藥,反而證明意識的存在。有些心理學家指出,由於格式塔理論中的一些概念和術語也十分含糊,因此用這樣的概念和術語去拒斥元素主義,似乎缺乏力度,甚至使人覺得束捆假設是有道理的。

(3)儘管格式塔心理學是以大量的實驗為基礎的,但是許多格式塔實驗缺乏對變數的適當控制,致使非數量化的實證資料大量湧現,而這些實證資料是不適於作統計分析的。固然,格式塔的許多研究是探索性的和預期的,對某一領域內的新課題進行定性分析,確實便於操作。但是,定量分析更能使研究結果具有說服力。

(4)格式塔理論提出了同型論假設,這是從總綱的意義上而言的。在論及整個理論體系的各個具體組成部分時,卻明顯缺乏生理學假設的支持,也沒有規定出生理學的假設。任何一種心理現象均有其物質基礎,即便遭格式塔拒斥的構造主義和行為主義也都十分強調這一點,而格式塔理論恰恰忽略了這一點,這就使它的許多假設不能深究。  

格式塔心理學代表人物

庫爾特.考夫卡(Kurt Koffka)是美籍德裔心理學家,格式塔心理學的代表人物之一。考夫卡1886年3月18日生於德國柏林,在那裡接受基礎教育。1903-1904年求學於愛丁堡大學,對科學和哲學產生強烈興趣。回到柏林後,師從C.斯頓夫(C.Stumpf)研究心理學,1909年獲柏林大學哲學博士學位。自1910年起,他同M.威特海默(M.Wertheimer)和W.苛勒(W.Kohler)在德國法蘭克福開始了長期的和創造性的合作,「似動」(apparentmovement)實驗成為格式塔心理學的起點,他本人也成為格式塔學派三人小組中最多產的一個。1911年,考夫卡受聘于吉森大學,一直工作到192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在精神病醫院從事大腦損傷和失語症患者的研究工作。戰後,美國心理學界已模糊地意識到正在德國興起的這一新學派,因而勸說考夫卡為美國《心理學公報》寫一篇關於格式塔的論文。這篇論文題為《知覺:格式塔理論導言》(Perception,an Introduction to Gestalt Theory,於1922年發表。論文根據許多研究成果提出了一些基本概念。1921年,考夫卡刊布《心理的發展》(Growth of Mind)一書,該書被德國和美國的發展心理學界譽為成功之作,它對改變機械學習和提倡頓悟學習起過促進作用。自1924年起,考夫卡先後前往美國康奈爾大學、芝加哥大學和威斯康星大學任教,1927年被任命為美國史密斯學院心理學研究教授,主要從事知覺的實驗研究。1932年,考夫卡為了研究中亞人,曾隨一個探險隊進行調查工作。在探險隊得了回歸熱病,復元之後,他開始寫作《格式塔心理學原理》(The Principle of Gestalt Psychology),該書由紐約哈考特-布雷斯-約萬諾維奇公司於1935年出版。這是一部意欲集格式塔心理學之大成的著作,但是極其難讀,史界對此貶褒不一。1941年11月22日,考夫卡卒於美國麻薩諸塞州北安普頓。  

格式塔學派

格式塔學派是以似動現象的實驗起家的。主持這個實驗的是韋特海默,觀察者是科勒和考夫卡。實驗藉助於速示器,將a、b兩條發亮的直線先後投射在黑色的背景上。如果放映兩條線的時間相隔過長,例如2000或200毫秒時,觀察者可先見a線,後見b線,沒有看見運動;如果時間相隔縮短,例如30毫秒,便可見兩線同時呈現,也沒有看見運動;如果時間相隔介於兩者之間,例如60毫秒,便可見 a線向 b線移動,或只看見運動,沒有看見線,這便稱作似動現象。這與看電影時所見的相同,電影的相片是靜止的,但放映時觀眾卻看見人物形象的活動。

前人早已發現這種似動現象,但韋特海默對於它的解釋則是新穎的。以前的心理學家在解釋運動知覺時,或採取眼球運動說,或採取後象混合說,或採取聯想說,以為先有某些感覺元素,然後這些元素綜合起來,構成了運動知覺。但是韋特海默對這些解釋一一加以排除。

實驗證明,眼球運動至少需要130毫秒以上,60毫秒時間是不可能產生眼動的 ;其次,後象混合說也難以成立,因為在產生似動現象時,眼球沒有移動,如何能有後象的混合呢?另外,聯想說也得不到支持,因為據似動現象觀察者的報告,他們所看見的現象是一條線在移動著,或僅見運動而不見線。因此,運動知覺是一個格式塔,不能解釋為感覺元素的聯合。

韋特海默以前的心理學也有少數人認為一個整體不等於各部分和。馬赫認為一個圓周的顏色和大小可以改變,但其圓周性不因之而變;一支曲調的連續的音符可以改變,但聽來還是同樣的曲調。馬赫把圓周稱為空間形式的感覺,曲調稱為時間形式的感覺。

埃倫費爾期把這些空間形式和時間形式稱為「形質」,並於1890年在一篇論文內提出形質的概念。他提問,空間和時間的形式是一種新的元素還是舊的元素的集合呢?他的結論是一種新的元素。他認為一個正方形是四條直線構成的,但是「正方形」可不是這四條線的集合體,它是一種新的形式、性質或元素。所以馬赫和埃倫費爾斯的研究只是要在舊有的元素外增加一個的元素,並沒有根本否定元素主義。

格式塔心理學則認為,現象的經驗就是整體或格式塔,所謂感覺等元素乃是 進行了不自然分析的產物。現實的經驗只能證明「感性的組織」。

克勒說:「當我眼看面前的書桌時,我便看到許多界線分明的整體在視野內各別分開,桌面上有一張紙、一支鉛筆、一塊橡皮、一條香煙等。」他為了證明這些分離整體的現實性,認為不妨試行將這些物體的部分與背景的部分合成另外一些整體,結果就可以有時失敗,有時有較好的成就,但其所造成的新整體與自然的整體相形之下,就不免離奇古怪了,讀者也許以為這是由於人們日常應用過這些東西,習慣於把它們看成分離的整體。

克勒說:「誰能否認一張紙、一支筆是大家熟悉的物體呢?我由於過去的經驗知道它的用處和名稱,因此,毫無猶豫地應當承認它們有充足的『意義』。但是根據這些事實,可不能立即斷言,如果不知道它們實際的功用,一張紙或一支筆就將在我們的視野內不能成為分離的整體。可能在我們具有那種知識之前,這同樣的實物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也不能叫出它們的名稱,但是它們在視野內仍舊出現為個別的單元,分離的整體。」克勒還舉出許多其他實例為證。總之,在克勒看來,現象的經驗是整體,是單元,不是感覺元素。

韋特海默認為,很久以來,歐洲科學的特點是認為科學的任務在於將複雜的東西破成元素。現在「如果以活生生的經驗請教於科學,問它對這些經驗能夠講些什麼,它便給你一大堆的元素如感覺、意象、感情、意志、動作和與這些元素有關的定律等 。它對你說,請吧!你就用它們重新組成你的經驗吧。這就使我們在具體的研究上陷入困難,引起了傳統分析所不能解決的問題。」很明顯,這個批評的矛頭不僅針對感覺論,而且也針對聯想主義

韋特海默把這些學說,譏評為鑲嵌說或包紮說。馮特認為心靈有將元素主動地綜合為整體的統覺,但在韋特海默看來,這個統覺說還是讓感覺元素佔據重要的地位。

至於格式塔則「不是用主觀方法把原本存在的碎片結合起來的內容的總和,或主觀隨意決定的結構。它們不單純是盲目地相加起來的、基本上是散亂的難於處理的元素般的『形質』,也不僅僅是附加於已經存在的資料之上的形式的東西。相反,這裡要研究的是整體,是具有特殊的內在規律的完整的歷程,所考慮的是有具體的整體原則的結構」。這被認為是格式塔心理學的核心主張。

格式塔心理學有一條基本原則是組織,組織原則首先是圖形和背景。在一個視野內,有些形象比較突出鮮明,構成了圖形;有些形象對圖形起了烘托作用,構成了背景,例如烘雲托月或萬綠叢中一點紅

在一個知覺野或知覺場中,鄰接的單元與大小,形狀或顏色相似的單元連合在一起。反之,距離較大或大小、形狀、顏色各不相同的單元,則各自分離,如果主觀上如果硬把它們拉在一起,也難造成穩定的組合。在聽覺方面也有相同的現象的經驗。時鐘的聲音「的嗒」組成自然的節奏,改成「嗒的」雖暫時可能,但不久又恢復到「的嗒」了。

為了解釋似動現象,韋特海默曾提出腦歷程的交互影響的場論,認為腦內有一中心位置受了刺激時,便有一定大小的神經波傳播出去像投石於水時所引起的漣謝一樣。假使 a點和鄰近的 b點先後受了刺激,則 a和 b之間產生了短路。如果 a點傳出的漣漪達到最高峰,而有類似的興奮圈恰恰從 b點來到,神經歷程的方向便決定於a先到達的這個事實。a、b兩點越加接近,似動歷程產生的條件便越加有利,而這個歷程就是一個廣闊的特殊整體。

格式塔心理學便運用這個場論解釋知覺單元的組合。波林說:「我們已經看到,格式塔心理學對於整體的重視導致其弟子們應用了場論。如果場內的材料由於互相作用的場力或由於它的作用類似於磁場或電場的作用而造成形狀,那麼經驗的項目構成結合的圖形就可以有時被理解了。」

格式塔心理學還用這個場論研究學習問題。克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由於被迫困居在特內里費島,便從事於黑猩猩學習的實驗。他給黑猩猩布置各種不同的學習情境,觀察它們如何解決問題,取得目的物——香蕉。這種情境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動物要走向目的物,而動物和目的物之間則由實驗者設置了障礙。動物必須觀察整個情境,領會目的物和障礙物的關係,然後克服障礙,解決問題,取得食物。

這種學習稱作頓悟學習,與桑代克的試誤學習不同。試誤學習的障礙不是動物所能觀察得到的,以致它們只得進行盲目嘗試,試而誤,誤而再試,最後僥倖得到了成功。而頓悟學習則是動物領會情境的關係,或利用手杖將香蕉拉到手,或把箱子重疊起來,躍登其上取得高懸於屋頂下的香蕉,或將目的物推向相反的方向,用迂迴的方法達到目的。

總之,動物在頓悟學習的情境內,能夠憑自己的智慧使整個學習場得到知覺的改組。本來是黑猩猩用作玩具的手杖,現在可變成它用以拉取目的物(香蕉)的工具了。

波林說:「心理學的這一新篇章把各項經驗的組織描述為可感知的客體,再把這些客體的結構描述為更大的系統,而不與『感覺』或其『屬性』發生任何關係」。波林對格式塔心理學的這個總結應該說是相當準確的。  

格式塔心理學理論的完形法則

就近律

1. 相近(Proximity)。 距離相近的各部分趨於組成整體。

2. 相似(Similarity)。 在某一方面相似的各部分趨於組成整體。

3. 封閉(Closure)。 彼此相屬、構成封閉實體的各部分趨於組成整體。

4. 簡單(Simplicity)。 具有對稱、規則、平滑的簡單圖形特徵的各部分趨於組成整體。

以上這些組織規律即是所謂的「完形法則」(Law of Organization),是心理學家在認知領域中的研究成果。 格式塔在德語中就是「整體、形狀」的意思,因此,格式塔理論,也被稱作為「完形理論」。

在與地理環境、行為環境相互作用的過程中,人被視為一個開放的系統。 Wertheimer在1924年寫道,人類是一個整體,其行為並非由作為個體的人所決定的,而是取決於這個整體的內在特徵,個體的人及其行為只不過是這個整體過程中的一部分罷了。格式塔理論恰好能解釋這整體的內在特徵。  

格式塔心理學產生的背景

格式塔心理學產生有深刻的社會背景。德國自1871年實現全國統一後,資本主義工業經過二、三十年的迅速發展,到20世紀初迎頭趕上並超過了老牌的英、法等資本主義國家,一躍成為歐洲最強硬的政治帝國。德國以最新呢起的力量,要求重新劃分勢力範圍,積極參與瓜分世界的罪惡活動。後來更是妄圖稱霸世界、征服全球,使全世界歸屬於德意志帝國的整個版圖中。在意識形態中,強調主動能動、統一國民意志、加強對整體的研究。德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科學等領域的研究,都被迫適應這一背景和潮流,心理學自然也不可能例外,格式塔心理學不過是這一社會歷史條件下的一種產物。

同時格式塔心理學的產生有還有其哲學思想淵源,大體可歸納為兩個方面:第一是康德的先驗論;第二是胡塞爾的現象學。

19 世紀末20世紀初,科學界出現了許多思想潮流,對格式塔派心理學家產生了很大影響。特別是物理學界在這一時期拋棄了機械論的觀點,承認並接受了場的理論。場可以用磁力現象加以解釋:把鐵屑撒到一張紙的上面,當紙下放有一塊磁鐵並移動時,鐵屑會隨著磁鐵向同一方向移動.並排列成特殊的形狀。鐵屑很明顯地受到了磁鐵周圍磁力場的影響,這個場不是個別物質分子引力和斥力的總和,而是一個全新的結構。格式塔心理學家試圖用場論解釋心理現象及其機制問題。考夫卡在《格式塔心理學原理》中提出了一系列新名詞:「行為場」、「環境場」、「物理場」、「心理場」、「心理物理場」等。普朗克是現代理論物理學家,對場論有過重大貢獻,他強調事件的自然屬性及對量的測定背後特殊過程的探討,他反對經驗論和對量的測定的過分倚重。苛勒在1920年出版的《靜止狀態中的物理格式塔》一書的序言里專門向普朗克致謝。苛勒在此書中採用了場論,認為腦是具有場的特殊的物理系統。他試圖說明物理學是理解生物學的關鍵,而對生物學的透徹理解又會影響到對心理學的理解。

就心理學本身而言,對格式塔心理學產生直接影響的主要有馬赫和厄棱費爾這兩個人物。而格式塔心理學的學術淵源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末葉的「形質學派」。著名的心理學史專家E.G.波林(Edwin G.Boring,1886~1968)明確指出:「格式塔心理學在系統上起源於形質學派,有些關於知覺的實驗研究也由這個學派作一倡導」。  

研究對象、研究方法和組織原則

格式塔心理學雖然與構造主義和行為主義有諸多的分歧和爭論,可是在心理學的研究對象方面卻不謀而合。它既不反對構造主義把直接經驗作為心理學的研究對象,也不反對行為主義視行為為研究主題,聲稱心理學是「意識的科學、心的科學、行為的科學」。格式塔心理學家的研究對象主要是直接經驗和行為。格式塔心理學家不反對把意識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並認為行為主義不用意識建立一種心理學是荒謬絕倫的,但為了避免誤解起見,他們盡量不用「意識」一詞,至於完全與意識一詞有同義的字,苛勒即用「直接經驗」代之。行為也是格式塔心理學的主要研究對象。考夫卡指出,「心理學雖可成為意識或心靈的科學,然而我們將以行為為研究的中心點」,因為「從行為出發比較容易找到意識和心靈的地位」。

格式塔心理學家們在心理學的研究方法問題上,同樣既不反對構造主義所強調的內省法,也不反對行為主義所依靠的客觀觀察法,認為這兩種方法都是心理學的基本研究方法。不過他們做了一些改進和修正。

由於格式塔心理學家把自然觀察到的經驗作為研究對象,所以知覺結構原則就成了他們早期研究的重點。韋特墨早在1923年就指出人們總是採用直接而統一的方式把事物知覺為統一的整體,而不是知覺為一群個別的感覺。後來,苛勒又進行了進一步分析,指出華生的刺激一反應理論易使人產生誤解。他認為反應很明顯地依賴於組織作用,於是他提出了一個的公式:刺激叢一組織作用一對組織結構的反應。格式塔心理學家通過大量的實驗,提出了諸多組織原則,它們描述了決定我們如何組織某些刺激,以及如何以一定的方式構造或解釋視野中某些刺激變數。  

格式塔心理學的主要實驗研究

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實驗研究:

1.似動現象

似動現象是指,兩個相距不遠、相繼出現的視覺刺激物,呈現的時間間隔如果在1/10秒到1/30秒間,那麼我們看到的不是兩個物體,而是一個物體在移動。例如,我們看到燈光從一處向另一處移動,事實上是這隻燈息了,那隻燈同時亮了。這種錯覺是燈光廣告似動的基礎。在韋特墨之前,人們一般都認為這種現象並沒有什麼理論上的意義,只不過是一些人的好奇心罷了。然而,對韋特墨來說,這種現象正是不能把整體分解成部分的證據。這種現象的組成部分是一些獨立的燈在一開一關,但組成一個整體後,給人造成這些燈在動的印象。

似動現象是形成格式塔心理學的基礎。開始時,它主要關注的是知覺。如右圖所示,如果你對著它多看一會兒,就會感到這些線條在移動。但倘若把每條線都分開,就不會有似動現象。後來,格式塔心理學還研究了其他方面的課題。它把重點放在整體系統上,在這個系統中,各個部分是以一種能動的方式相互聯繫在一起的,也就是說,僅根據各分離的部分,無法推斷出這個整體。例如,漩渦之所以會那樣,並不是由於它所包括的那些具體水滴的原因,而是由於水的運動方式。如果把旋渦分解成水滴,就無法理解漩渦這種現象了。又如曲調,因為曲調取決於音符之間的關係,而不是音符本身。為了強調這種整體性,韋特墨採用的德語「Gestalt(格式塔,或譯完形)」一詞,可以被翻譯成「形式(form)」、「型式(pattern)」 、「形態(Configuration)」等,意思是指「能動的整體(dynamic wholes)」。由於韋特墨發起的這場運動關注的是這類完形或格式塔,所以人們把它稱為「格式塔或完形心理學」。

2.整體與部分

格式塔心理學家把重點放在整體上,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承認分離性。事實上,格式塔也可以是指一

格式塔心理學圖4

個分離的整體。例如,格式塔心理學家特別感興趣的一個研究課題,就是從背景中分離出來的一種明顯的實體。他們是用「圖形與背景」這個概念來表述的。他們認為,一個人的知覺場始終被分成圖形與背景兩部分。「圖形」是一個格式塔,是突出的實體,是我們知覺到的事物;「背景」則是尚未分化的、襯托圖形的東西。人們在觀看某一客體時,總是在未分化的背景中看到圖形的。重要的是,視覺場中的構造是不時地變化著的。一個人看到一個客體,然後又看到另一個客體。也就是說,當人們連續不斷地掃視環境中的刺激物時,種種不同的客體一會兒是圖形,一會兒又成了背景。說明這種現象的一個經典性例子是圖形與背景交替圖。

事實上,這種圖形-背景交替的現象在日常生活中到處可見。例如,當一位聽眾在聚精會神地聽報告,報告人的講話就成了「圖形」,周圍人的議論便成了「背景」。而當這位聽眾在與旁人講話時,那麼他倆的談話就成了「圖形」,而報告人的發言則成了「背景」。格式塔心理學家認為,圖形與背景關係的這類變化,不僅在知覺中起作用,而且在學習和思維中也起作用。

由此可見,把一個完整的圖形分解成各個組成部分是可以的,但最重要的是了解部分與整體之間的關係。例如……

3.頓悟實驗

1913 年至1917年,苛勒在騰涅立夫島的大猩猩研究站以大猩猩為被試,作了大量的學習實驗研究。這些研究主要是給大猩猩設置各種各樣的問題,並觀察大猩猩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表現。由於他做的實驗太多,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列舉。茲僅舉兩項最有代表性和最有說服力的實驗,並加以說明。

(1)「接竿問題」實驗

實驗時,大猩猩被關在籠內。大猩猩喜歡吃的香蕉放在籠外不遠的地方(即用一根竹竿夠不著,兩根竹竿接起來可以夠得著的地方)。籠內有一根較短的竹竿,籠外有一根較長的竹竿。

大猩猩為了取得香蕉,起初用那根較短的竹竿去夠香蕉,但竹竿太短,夠不到。猩猩常常將竹竿扔向香蕉,連竹竿也丟了。在用一隻取名為「蘇丹」的大猩猩做實驗時,出現了一個戲劇性的場面:蘇丹為了取得香蕉,用較短的竹竿撥到了另一根竹竿。當它玩弄這兩根竹竿時,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然後將兩根竹竿接起來(用較細的竹竿插入較粗的竹竿),用這根接起來的竹竿夠到了香蕉。這個過程是緩慢的,起初把兩根竹竿放在一起,蘇丹一看到兩根竹竿處於這種關係,就能夠突然地發現這種關係,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反覆把一根竹竿插入另一根竹竿,從而移到遠處的香蕉。

(2)「疊箱問題」實驗

疊箱問題實驗先是「單箱問題」實驗。香蕉掛在籠子的頂棚上。籠內有一隻木箱可以利用。要想夠到香蕉,須將木箱搬到香蕉下面,然後爬上木箱,跳一下才能夠到香蕉。這個問題對於大猩猩來說是一個難題。但是,蘇丹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就順利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其他6隻大猩猩也在人把箱子置於香蕉之下,或者觀看到其他猩猩使用木箱之後解決了問題。疊箱問題就更加困難了。香蕉掛在高處,大猩猩必須爬上疊起的三隻木箱的上面才能夠到香蕉。

大猩猩解決這個問題表現出一定的困難。起初站在一隻木箱上夠,卻夠不到。大猩猩跳下木箱,對周圍的木箱和高處的香蕉進行了「良久」的觀察,突然,大猩猩終於表現出一種突然的理解,迅速地將三隻木箱疊在一起,爬到箱頂,取下香蕉。

(3)苛勒所作動物實驗的準則和類型  

格式塔學習理論的基本觀點

包括有以下六個觀點:

1.學習即知覺重組或認知重組。

2.頓悟學習可以避免多餘的試誤,同時又有助於遷移。

3.真正的學習是不會遺忘的。

4.頓悟學習本身就具有獎勵的性質。

5.頓悟說及對嘗試錯誤說的批判。

6.創造性思維。

關於「格式塔心理學」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